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《诛仙Ⅰ》:“IP+流量”还行得通吗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1:01:43来源:9A棋牌-棋牌赚钱提现金-最火的棋牌游戏排行点击:13

  

  09月13日

  20:29

  关注

  确定取消

  

  原标题:《诛仙Ⅰ》:“IP+流量”还行得通吗

  注意:本文有剧透

  《诛仙Ⅰ》(下文简称《诛仙》)由香港导演程小东执导,肖战、李沁、孟美岐等领衔主演。在这个夏天之前,鲜少人看好这部电影。虽然程小东曾执导过张国荣、王祖贤经典版的《倩女幽魂》,但进入新世纪后,程小东的作品反响都不理想,《诛仙》前一部作品还得追溯到2011年李连杰、黄圣依的《白蛇传说》(豆瓣4.7分)。而这个夏天之前,肖战还没有红出圈。

  

  《诛仙》海报

  但这个夏天,《陈情令》火了,肖战也一跃成为顶流,《诛仙》片方估计偷着乐,不仅省下一大笔宣发费用,还多了一大批粉丝观众。上映前夕,《诛仙》更名为《诛仙Ⅰ》,续集已经提上日程。

  《诛仙》无形中也变成了“IP+流量”的新案例。在诸多“IP+流量”电影纷纷扑街的语境下,《诛仙》会是例外吗?

  从小说《诛仙》说起

  电影《诛仙》属于仙侠题材。

  自2005年由胡歌、刘亦菲等主演的《仙剑奇侠传》之后,仙侠影视剧——尤其是仙侠剧,便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并且诞生了好几部爆款。比如2014年的《古剑奇谭》,2015年的《花千骨》,2016年的《青云志》,2017年的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2018年的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……除了少数改编自游戏,仙侠影视剧几乎都是改编自仙侠小说。《诛仙》亦然。

  仙侠与武侠,都有“侠”,行侠仗义、保护苍生;更大的差别在于,二者的世界观设定不同。武侠是一个真实的、唯物的江湖,是古代现实社会的延伸,武侠的江湖里只有“人”。仙侠涉及的世界,更加广阔,除了人之外,还有神、魔、仙、妖、鬼等;其主要依托中国上古神话传说,故事背景虚化,武侠、神话、传说、佛教、道教、修仙等多种元素无所不包。

  因此,从创作上说,仙侠更为自由,可以充分发挥创作者恣意纵横、天马行空的奇妙想象力。但也因为自由,缺乏武侠小说的成熟范式,仙侠小说质量良莠不齐,多数创作者只会放不懂收,天马行空最后成了天花乱坠、胡编乱造。

  《诛仙》则是当代仙侠小说里比较经典的作品。

  《诛仙》的作者是萧鼎(原名张戬)。小说约创作于2003年至2007年,长达120万字,拥有广泛的读者群,甚至被誉为“后金庸时代的武侠圣经”。

  在《诛仙》设定的世界里,神州浩土,广浩无边,千载以来正魔两道争斗不休,百余年前,魔教入侵中原大地,以青云门为首的正道,解除了上古神兵诛仙剑的封印,正魔大战,以青云大获全胜,魔教全面溃败而告终。然而,魔教从未放弃过入住中原之念。

  有一天,青云门附近一个小村落惨遭灭门,幸存的两位遗孤被青云门收养,其中之一便是主角张小凡。张小凡被正道之首的青云门收为弟子。在修习仙术的过程中,张小凡先后对青梅竹马的师姐田灵儿、师姐陆雪琪、魔教宗主之女碧瑶产生了情愫。青云门掌门人误会张小凡已叛入魔教,使用诛仙古剑劈向他,碧瑶为他挡下了这致命一击,魂飞魄散。

  

  电影《诛仙》,肖战饰演张小凡

  深受打击的张小凡叛入魔教,成为噬血成性、人人闻名丧胆的“血公子”鬼厉。最后他复活碧瑶失败,几乎崩溃,在陆雪琪的照顾和鼓励之下,他战胜了心魔,得到诛仙古剑,杀死魔教鬼王,成为拯救苍生的英雄。

  

  张小凡“黑化”

  从大的故事框架上看,小说《诛仙》并未超脱仙侠小说的普遍套路,都是主角幼年经历变故,但身怀异能或者经过高人指点,习学仙法,在正邪大战中崭露头角,收获爱情与友情,并一路打怪升级,最后打败大BOSS,成为大英雄,体现出善恶有报、邪不胜正的理念。

  主人公往往也会有一段禁忌虐恋。因为仙侠故事中六界混杂,所以禁忌之恋常体现为人与妖/魔之恋,或者人与仙/神之恋。《诛仙》中,碧瑶的母亲是九尾狐,碧瑶身上也有“妖”的血缘。她和张小凡的感情未能善终,因为正魔殊途,他们的爱情成了牺牲品。

  

  孟美岐饰演的碧瑶,是“妖女”

  由此,仙侠小说普遍会对正/魔的划分表示怀疑。小说中大部分人物认同的理念是,正魔泾渭分明,你是正派,你就是正义的,你得跟“邪魔歪道”划清界限;你是魔教,你就是十恶不赦必须除之而后快。但实际上,魔教之中亦有大善之人,正派里也有伪君子和真小人,过于执迷所谓正派魔教的划分,本身就是一种“入魔”。

  除此,《诛仙》更有超越一般仙侠小说的地方,这也是它从汗牛充栋的同类型作品中脱颖而出的原因。一则,《诛仙》文学功底极好,借鉴吸收了大量中国神话传说和古典文学因素,气势磅礴、想象恢宏、文笔优美。

  二则,与众多仙侠小说沦为打怪升级的“爽文”和“种马文”不同,《诛仙》的主线是人与命运的抗争,是“永失我爱”的虐心,它带有强烈的悲剧性色彩,少了轻佻的快感,多了厚重的现实感。

  

  张小凡“永失我爱”

  再则,也是最为关键的是,《诛仙》经由人物与命运的悲剧性抗争,既反思了正/魔、善/恶的粗暴划分,还超越了这一划分,凸显出人对命运的主宰。这就是小说中一再出现的出自老子《道德经》中的一句话,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。刍狗是草扎的狗,古代祭祀时用草扎的狗来代替活的狗作为祭品,祭祀完就丢弃。天地不仁指的是天地不像人有人心,因此也没有感情,不怜悯万物,任其自生自灭。小说借用这句话,不是想渲染悲观,而是强调:天地不仁,众生平等,个体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,正邪无界,一切皆由自己选择。

  就像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中那句著名的台词说的,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。哪怕你出身正道,但心有歹念,那正道也是魔;假若你出身魔教,但心怀善念,那魔教也是正道。小说中,张小凡经历了从正道堕入魔教,再从魔教回归正道的过程,但他最后既没有回归青云门,也不是进入魔教,而是超然于二者之外,挣脱了仙侠世界正/魔划分的束缚与压迫,也不为空洞的“侠”所绑架。有宿命感的孤独,也有宿命感的燃。

  《青云志》的教训

  近年来,有不少仙侠小说改编成影视剧,有成功的案例,也有严重扑街的。庞大的书粉,充分验证了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的道理,如果书粉能够成功转化为忠实观众,那么事半功倍;如果书粉成为反对者,这也往往让剧集的命运蒙尘。

  书粉们的主要诉求是:请尊重原著。但事实上,从小说到影视剧必然经过调整与改编,毕竟影视剧与小说不同。影视剧是集体创作的产物,除了小说构建的剧本外,它还有服化道、特效、灯光、摄影、表演、导演调度等等,它们都影响了影视剧的呈现效果。加上,影视剧业已形成一套比较稳定的审美系统,与小说又不完全相同,当小说影视化时,需要在剧本上做调整以符合观众感受。

  在改编成电影之前,《诛仙》先有了剧版《青云志》,由李易峰、赵丽颖、杨紫等主演。但《青云志》口碑惨淡,既得罪了书粉,也没能吸引普通观众。

  

  剧版《青云志》海报

  根据电视剧的审美范式,《青云志》的一些改动还是合理的,比如适当增加了张小凡与碧瑶的互动,增加渝州城作为正魔两派交汇的缓冲地带等,不过,从大方向看,剧版的改编是典型的“去之精华”。

  原著中,张小凡资质愚钝,心性坚韧,经历坎坷,多数时候被命运推着走,身不由己。也正因为命运的碾压,逼得张小凡一再追索正/魔,善/恶的界限,并激发张小凡对抗命运的勇气和决心。这些都让小说产生了一种悲剧的崇高感。

  但剧版中,张小凡则成了典型的“大男主”,天选之子、天资聪慧、智勇双全,一路上有编剧金手指罩着,人物的个性缺乏深刻的变化,人物与命运之间的紧张感也消失了。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的深刻内涵并未体现出来。

  除了张小凡之外,陆雪琪、林惊羽、秦无炎等主要角色,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人设崩塌。与此同时,小说的感情线被魔改。碧瑶与张小凡硬是画蛇添足增加了一个幼时的救命之恩;空灵的陆雪琪变成了单恋张小凡的“面瘫”……原著中干净、清爽、动人的感情线,在剧中成了含糊不清的多角恋。

  总之,《青云志》又原原本本地回到了仙侠剧的一切套路中,失去了超越性。这也是给影版留下了宝贵的经验教训。

  肖战表现合格,制作不及格

  之前,仙侠题材主要还是以剧集的形式出现,《诛仙》是为数不多的大银幕电影。

  影版的改编有两大困难。一则,仙侠小说动辄百万字,叙事繁琐,人物关系复杂,压缩成一部电影很考验编剧功力;二则,仙侠中“仙气”的视觉呈现,对特效要求非常高。剧版或者网大版,因为屏幕较小,观众对于特效的瑕疵还是有较大的忍耐度;但如果是在大银幕上,任何瑕疵都会被放到最大,五毛特效会严重影响质感。

  电影《诛仙》的第一个刺眼问题是:制作的确是太粗糙了。

  显然,片方一开始也没料到肖战会大火,制作成本应该比较有限。特效是一分钱一分货,结果就是《诛仙》的特效跟观众在电视剧和网络电影中看到的差不多:有那么一个形似,但不逼真、不细腻,仙气全无。比如,七脉会武在小说和《青云志》中都是重头戏,是特效大展身手的时候,但影版为了省钱拍得非常简略,更离谱的是,几场对决,玩的竟然是肉搏、摔跤这样的把戏。这也好意思叫“仙侠”?最后关头大战鬼王,特效倒是有了,但逻辑全无,青云山弟子剑阵煞有介事,直接被鬼王打得七零八落。特效只为展现青云弟子去送死?

  

  特效投入有限

  还需特别一提的是,电影配音尴尬至极,口型几乎都对不上。既做不到现场收音,也做不到演员原声配音,制作态度很让人怀疑。

  第二个问题出在剧本上。但锅,不该只甩给编剧。

  影版《诛仙》排名第一的署名编剧是申捷,他编剧的《鸡毛飞上天》《白鹿原》都是非常成功的作品,功力不用质疑。公正地说,影版充分规避了剧版的几个问题。比如,张小凡的成长线完全立住了,肖战的演技是合格的,张小凡从单纯懵懂到痛苦黑化的变化,他诠释得比较到位。尤其是张小凡单纯时期,编剧通过颇多台词与情节上的反差,以及狗与猴的抢戏,创造了多个笑点,喜剧色彩鲜明,也可体现出此时的张小凡是无忧无虑的。

  

  肖战表现不错

  而张小凡的感情线,除了与碧瑶的情感进展稍显突兀外(吻戏估计会惹怒书粉),其他基本立住了。尤其是跟剧版相比,张小凡对师姐田灵儿的单恋,冰冷高傲的陆雪琪对张小凡的动心,表现得都比较细腻。

  

  李沁饰演的陆雪琪虽戏份并不是很多,但形象比较立体

  那么,剧本问题出在哪里?

  前文已有强调,小说《诛仙》的核心魅力是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的“逆天改命”精神。而影版《诛仙》中,这一精神一丁点都没有体现——因为电影在张小凡“黑化”的那一刻,就戛然而止了,估计片方是想在下一部中再予以呈现。

  虽然不少电影有续集,甚至还形成了一个电影系列,但前提是,每一部电影都应该是一个单独、完整的个体,观众无论从哪一部进入,它都自成一体。电影《诛仙》不是,它是那种戛然而止型的,电影还没有讲完,但因为时长、因为片方想多拍一部或几部,所以硬生生地分割成了几部。就比如,你能想象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分割为上下两部电影上映吗?

  只要精简得当,电影《诛仙》是可以在一部电影里讲完故事的;电影并非没有冗余的部分,比如张小凡对师姐田灵儿的单恋、师兄弟间插科打诨的日常,都不妨略写,甚至可以剔除。如果要分为两部或几部上映也可以,剧本就得下功夫,不拘泥于原著,让每一部能够独立成篇。

  但电影《诛仙》既不独立,也不够精炼,它让那些非书粉也非演员粉的观众感到尴尬——电影到底要讲什么?为什么就这样结束了?

  《诛仙》上映之前,网上很多人说该片是“IP+流量”还行不行的又一次考验。暂且不论电影拍摄时,肖战还不算流量,但凭这回肖战的表现来看,流量并不是没有演技的代名词。“IP+流量”不是原罪,该批评的是,借着“IP+流量”的名号想要急功近利:制作上投入有限,又急不可耐想利用续集赚一笔。

  电影《诛仙》的问题不在IP,也不在肖战或孟美岐等流量,制作方得反思了——一定得拍续集才能把故事讲清楚吗?如若拍续集,第一部只能如此仓促收尾吗?